衔糖之喙

好吃的糖都是刀子切出来的

钥鸦/keycrow
低产小透明画手

喝咖啡困倦患者

© 衔糖之喙

Powered by LOFTER

自风雨后绽放的花

☆一些说明☆


一篇0115x

这篇在写的时候其实状态有点迷,然后写出来以后自己也感觉有点主题不突出x

时间轴是新年大会结束后,地下室Jyugo哭泣的那一段一直给我很深的印象x

老师也说过Jyugo是她“不太喜欢的类型”,因为Jyugo不擅长和别人交往,而老师多才多艺可厉害了w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孩子把各色各样的人联系到一起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很重要的存在w


~\(≧▽≦)/~悄悄prpr希由太太

————————







1

立于海中孤岛的南波看守所一直是一个矛盾的地方。

明明是看守所外观却有着显眼的颜色和华丽的装饰,连往天空照射的探照灯也是五颜六色的。内部的构造也常常是阴森和温馨的结合,比如有着布满裂纹的涂上了狂气的街头涂鸦的墙面的过道,尽头却是突然由米黄和嫩绿组成的,氤氲着食物香气的餐厅;由冰冷黑色栏杆与深灰墙壁围拢的房间,内部也总是明朗而舒适的布局。经常在走廊闲逛的Jyugo也吐槽过门牌紫金相间的搭配,在后面又换成了红绿后他便连这整个看起来老不正经的南波一起吐槽了。

“监狱是让人重新来过的地方。”所以这个“监狱”词本身应当是怀着几分希望。却因为关押着的都是犯下了罪过的人而沾染上了沉重压抑的色彩,让常人对这个词及和这个词有关联的人一并产生的恐惧和厌恶。这种感觉随着Jyugo被关进更多新的监狱时越来越明显,因为他是逐步被关进看管更加严格的地方,相对的也遇到了更多危险的犯人。来到这个矛盾的南波后这种感觉却突然消散了大半,大概就和这里把多种元素多种风格都胡乱揉成一团的设计一样,都被中和了,然后被包容了吧。

至少,目前为止这里也没有出现什么真正的坏家伙。有因为某些执念而犯下错误的孩子,也有因为迷茫而偏离正途的人。而管理他们的人与其称之为“看守”更不如叫做“保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看守默许了他们日常的越狱行为——虽然每次被抓回去时都会被暴揍一顿还要被教育好久,但Jyugo可不相信那个被冠以“最强”的看守双六一真的没有相应的措施。

——就像现在这样。

Jyugo一只手缓缓抬起放到腹部,带起一阵铁链碰撞的声音。突然Jyugo勾起了一个苦涩的笑,“果然小一平时一直惯着我们呐”叹息般地从脑海穿过。四面环绕着黑暗,很冰冷,很安静。安静到他抬起头看着上方的虚无时能听见若有若无海浪翻滚的声音,雨水拍打海面的声音,而后一切归于沉寂。


——终究是不同的,他和他们。


漆黑的枷锁是他异于常人的象征,而小臂缝合的疤痕是他身为怪物的证明。


——就连这双眼睛也一样吧。


每一次每一次,在南波和伙伴相处时的欢声笑语,都是发自内心的。那样单纯的快乐,Jyugo视为最宝贵的存在。但是始终有一个声音在他内心深处叫嚣着,低吟着,像一头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怪物,一旦他稍微松懈下来,那股黑暗就会突然跳出来吞噬他。虽然13房的囚犯们从来不会问起别人的过去,Jyugo还是恐惧起来——


——不想,让他们害怕自己。


记忆像巨浪翻滚着席卷而来。


2


大海才是雨水最多的地方。广阔的海洋表面的水经过蒸发变成水汽,水汽上升到空中随着气流运行,少部分会被运输到大陆上空在适当的条件下凝结成雨,更多的则是在过程中回归海里。

所以南波也时常被经历暴雨,那时候处于雨云下方的他们会被低气压包拢,越狱的兴致也会大大降低。Uno和Rock可能会聚在一起聊着美食和美女,Niko会兴致勃勃地捧着漫画或是蹲守电视。Jyugo这时候尝尝窝在被褥里睡觉,或者找一个能看到他们所有人的位置,安静地看着。

偶尔雷声会和Uno和Rock发出的争执声、Niko看到有趣处无意间发出的轻笑重合在一起。

然后从争执中、漫画剧情中惊醒的三人,突然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轻轻微笑着的Jyugo,Uno很自然地朝他招了招手,Niko放下了书凑了过去。话题突然跳到了Jyugo身上,三人却都没有觉得哪里别扭奇怪。

这样的经常在他们之间上演的事情,是Jyugo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


这里越是温馨安逸,那个在心底催促着他“找到那个男人”“取下这副枷锁”的声音也越来越强烈。

也越来越疯狂。


——从最开始的时候,被戴上枷锁时,因为一瞬间有了“想做的事情”,的确为此感到满足的,直到见到了那个现在被他自己刻意忘记的姿态。

“所以必须找到那个男人”

“给我戴上这副枷锁”

“将我变成了怪物的”

“让我坏掉的”

让我无法继续获得这份,与大家相处时的喜悦的

无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无法获得自由的


都是因为 那个男人。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他在哪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要找到他。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阻拦的家伙,都必须——


咔嚓。


理智崩断。




——明明变得如此迫切的原因,就是不想伤害到他们啊……


“为什么最后自己……还是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事情……”


少年带着哭腔的声音就像婴儿细弱的呢喃,穿过这片黑暗的空间触碰到牢房外地面鲜亮的涂料。一切被颠倒了,牢房的里外,过去和现在。现在他只想逃离外面的“牢房”躲藏在这个角落,因为内心的怪物终于暴露了出来,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着他所珍视之物挥下了刀刃。眼前的黑暗中慢慢显现出了Uno惊恐的眼神,Niko和Rock倒在地上的身影,还有双六一捏住刀刃时涌出的血。


——啊啊,这样的话,被害怕着也好,这样他们就会离他这个怪物远远的,自己就不会伤害到他们了。


不过是再回到从前那样一个人待着的日子,反正也习惯了不是么。


——是啊,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最宝贵的东西也失去了,什么都无所谓了,对吧?

……?

脑海中似乎有谁这样说到,Jyugo微微一愣,随即眼底最后一丝色彩也消失殆尽。

啊。



3



“啪。”

双六一弓下身将对讲机放在Jyugo的面前,隔着冷灰色的栏杆。在对讲机的底部和地面相接发出一声脆响后他并没有急着起身,而是抬起头,从这个稍微能和Jyugo平视的角度,看向了这个隔了3天未见的少年。

——果然,不一样了。

一些负面情绪像是实体化一般覆盖在了Jyugo身上,似乎连带着将他的色彩一并吞没了。

“我已经关掉了这里的所有监控,收起你那恶心的演技如何?先把这里的锁开了。”

微微眯起眼,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对于看守而言多么出格的话。他仍旧如平时一般冷静,根据着Jyugo的行为分析着现状。

“……为什么。”

Jyugo抬起头,朝着他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

“啥?”双六一站起了身子,遮挡在帽檐阴影下的暗红色锐利眸子又扫了一遍少年。

很早以前就猜测Jyugo一直在隐藏着些什么,所以怀疑他每次越狱的行为都别有意图,是一个怀着某种目的以无害姿态接近他们的人。相处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个身上带着重重谜团的家伙其实也就是一个有些孤僻的,不善表达感情的小鬼,或许真如他所说越狱不过是兴趣使然。直到新年大会Jyugo身上出现了超过他们理解范畴的能力,看到那双猩红色充斥着野兽般嗜血而疯狂的冷漠的双瞳,还有对昔日一起欢闹的伙伴挥下刀刃的时刻,突然有种名为“愤怒”感情攀上的双六一心头。

平时Jyugo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漠然,和那副怪物般的模样重合在一起。

事情发生的都很突然,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一个能制造火焰的人,更不会想到被攻击的那方展现出的破坏力。

但是即使发生了这些事,那群同样的不让人省心的小鬼却还是担心着他的身体,尤其是那个11号的反应,身处刀刃之下他理当是最为恐惧的那一个,同时也是观察人心最为精准细致的家伙。他们都相信着那不是Jyugo,至少不少平常的Jyugo。双六一想自己潜意识中应该是怀着同样的感情的。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我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无所谓。”

说到这话时Jyugo又把头低了下去。

“是么。”

他在愧疚。

如果说之前少年的状态是在迷雾沼泽中挣扎徘徊,那么现在就是放任自己陷入泥泞之中。但不知道为何双六一此时却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4



下着雨的时候,天空是阴沉沉的灰色。人们的视线被厚重的雨云遮蔽而看不见天空原本的澄澈——Jyugo亦然,被沉重的记忆束缚了手脚,被不安和恐惧蒙蔽了双眼。双六一听着少年情绪越来越激动的自述,看着他擦拭泪水,看他说出“斩断手脚”这样的话的时候,眼底的坚决。

还真是,不负责任的话。

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你傻么。”

Jyugo有些不解地抬起头。

“就是你没有这些觉悟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啊。”

之前双六一就发现Jyugo很难看透这一点,才会心生怀疑。现在看来除了和他本身的性格有关,还有一点就是做事情“没有明确的目的”。这样的人自己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是怎样怎样,所作所为不过是原地打转。就像他之前说出了“把所有错都推到他这个犯人身上”一样,他对自己的未来没有过规划,所以无所谓。因为支持他行动的理由只有一个可笑的“找脖子上有伤的男人”,却从没有想过找到了要怎么做,枷锁真的取下了要怎么做。所以说到底他还是个没有目的的人,而他所谓的“目的”不过是给停滞的自己一个安慰的虚影。

从刚刚Jyugo的话中能听出他开始拥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他想要继续待在那个给他温暖的小空间。刚刚萌芽了一颗带有未来之名的种子,这对本身空空如也的他来说实属不易。也不难想他会变得不安——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份温暖的威胁,想要把这份威胁挤开。突如其来的迫切情绪混杂在一起,想要承受也很困难吧。

少年成长的速度其实不慢。这时候他只需要有人朝他伸出一只手,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双六一不介意他这么做接下来会不会又引出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事,抛开看守的立场和职责,他只是觉得这个少年值得他这样做。

——反正他平时惹出的麻烦也不少,也快习惯了。

“你的真心也太小孩子气了,根本看不下去。”

男人皱着眉头,暗红色的眸子直直对着Jyugo那双瞪大了的眼。

“你以为逃走就什么事都能被原谅吗?别撒娇了!”

其实他们只是在等待你的一个解释,只是你一昧地想要逃避,而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我最讨厌像你这样不谙世事的小鬼了。”

看看你那副仿佛因为自己有了想做的事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傻样,好好想想你是来这里做什么的,你到底打算做些什么吧!

“15号,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为什么,我来这里的理由……?”

Jyugo喃喃着,随即像是习惯了要怎么答复般快速地回应道“是为了找那个男人”,话刚脱口整个人又顿了一下,把自己的答复驳回了。他急切地开始在脑海里搜刮一切有关的信息,一片空白中那个熟悉的低沉嗓音格外清晰。就差一点了,这个时候千万千万不能……

“啊小一!…好痛!”

“你在干什么呢。”

似乎是因为肉体和地面碰撞的闷响而有些惊讶地回过头,伏跪在地上的Jyugo并没有抬起头,而是继续这样的姿势。

“我、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啥?开什么玩笑,这种事当然要你自己去想!”

双六一的声音突然带上了一点鼻音,听起来有几分嫌弃的意思。这时候Jyugo却突然抬头直对上了双六一眼睛,那其中仿佛点起了一丝火花,让双六一下意识心里一凛的。

“唉,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掏出衣服里层的烟和打火机,熟练地将其在指尖摆弄起来。

“听说今年新年大会的冠军是13监13房。”

“啊?”

“只要夺冠就可以要自己喜欢的东西。”

“……突然间这是在做什么?”

男人喷吐一口白烟,

“13监13房犯人编号15号,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想不出吧,这就叫无欲无求。”

“无欲无求……”

……

双六一按着自己的步调,引导着Jyugo一步步地去看清自己真正的内心。他相信Jyugo不会让他失望的,能找到他现在所缺失的,为了能守护他所珍视之物的——

“请给我机会!!!”

重新会到他们身边的资格。

“终于有点「人样」了,这就是「欲望」。”

双六一的嘴角不住上扬,说话时的笑容显得格外张扬。Jyugo抬起头,看着胸牌被抛在地上后,发出了清脆的一响。刚刚掉落了一颗泪珠,还沾染着些许湿气的眸子深深地将它下落的轨迹印在了脑中。

“捡起它。”

看到Jyugo将视线从胸牌转移到自己身上,双六一一只手指着那个布满裂痕沾染上斑驳血迹的胸牌,语气冷硬地开口。

“他就是「机会」。”

“只要你拿起它就会回到我的狱舍,但是不能像之前那样。”

“我会毫不犹豫地折断你的骨头,打破你的内脏。”

居高临下的暗红色在空气中与隐隐发亮的鲜红对碰。

“这样也可以的话,捡起它。”


——让我看看你的觉悟如何吧,Jyugo。


“最后还要威胁我么。”

“小一,你说过,逃避什么都不会改变。”

粗壮的锁链在他手中变得脆弱不堪。与他身体脱离后铁链被重力用力甩回了原处,撞在一起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迅速抓起胸牌后Jyugo将它放在掌心紧紧握住一次,戴在了胸口。


——我已经不需要逃离之所了,无论是那个带伤的男人也好这个枷锁也好,我都会找出来。

——直面一切!


鲜亮张扬的色彩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异色的眸子在昏暗的牢房中熠熠闪光。这让双六一一瞬间有一种释放了某种野兽的错觉。面前的Jyugo咧嘴笑着,看着他。

“又要 受你照顾了。”

“在这最后的「地点」。”


——哼,还不赖。



5



在看到Jyugo毫无意外地被好友接纳后,双六一离开了13房,把那片属于他们4人的小天地完完全全留给了他们。坐回他的写字台前时双六一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然后长长谈了一口气。


——真是一群麻烦的小鬼,处理完文件就好好睡一觉吧。


这么想着双六一再次投入到写字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厚厚文件之中。期间休息室传来了几声阿九的交换,他皱皱眉头唤了声黑猫的名字它便不再吵闹。他不禁想到某个拥有着一些和猫咪相似属性的小鬼要是有阿九的一半乖巧该多好,能省去他半瓶胃药。

然后抱着阿九的Jyugo就当着他的面从休息室出来了。

“……15号!?”

这不是才刚刚回去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可能有些不对,难不成另外三个人还是害怕他?……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一边想一边走近了Jyugo,眉头深深地皱成一团。

“发生什么事情了,15号。”

随着Jyugo抚摸阿九蓬松毛发的动作逐渐变得缓慢,那只机敏得不像话的猫像是察觉到什么的一样突然窜了出去。Jyugo似乎有些呆呆地没反应过来,手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啧。”

双六一一只手扶上了额头。Jyugo最让他头大的就是这一点了,想法不易猜透。


——嗯?


背后传来了有些力道的金属撞击,但是对于双六一来说不痒不痛。他低头看着这个拥抱了他,但更像一个恶作剧的Jyugo,对方低着头没去看他,很小声很快速地念了声“谢谢”,突然跑开了。


“等等!谁允许你擅自离开房间的……喂,15号!”


 


——风雨之后不一定能见到明媚的阳光,在阴雨连绵的日子里头顶总是一片迷蒙的白雾。但经历了雨水洗礼后总有自大地探出头的花朵,在风雨中摇曳着渴望着阳光,经苦难而变得坚强。





-End-


发表于2017-03-02.5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