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糖之喙

好吃的糖都是刀子切出来的

钥鸦/keycrow
低产小透明画手

喝咖啡困倦患者

© 衔糖之喙

Powered by LOFTER

【15中心】你丫好烦的小粉拳系列

搬运了发在贴吧的短篇w(当然是自己码的x

(据说很流行小粉拳?)

【1115温馨的小粉拳嗯】

“唉Jyugo——!我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过来配合一下吧!”坐在笔记本前的Uno一副发现新奇事物的样子,伸手招呼着一旁靠在墙上闭目养神的Jyugo。

“不要又是什么奇怪的实验啊……”想到之前的遭遇冷不叮打了个寒颤,于是Jyugo上半身靠近了蜷起的膝盖,伸出手环抱着,微微闭眼头转向了旁处不作理会。

“哇~的确好有趣的样子呢!”

“什么什么?哇哦!”

突然传来了另外两个有人特意做得夸张的语气,偏偏这样就激起了Jyugo的好奇心。他稍稍超Uno那边扫了一眼。嘿,还特意把电脑屏幕转过去了。

什么嘛……

Jyugo注意到他们都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脑,于是伸直一条腿,身子想着他们那边侧,一直手撑住地面,然后翻转身子变为四肢着地。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响,然后从侧边绕,一点点靠近——

“嘿。”

快到Uno身侧时对方突然转身手握成拳轻击在了Jyugo胸前,Jyugo被吓了一跳楞在原地跪坐着。然后Uno遍带着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

“哼!都怪你也不哄哄人家~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哈哈哈哈哈哈哈!”

“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yugo都呆住了啦哈哈哈哈哈!”

“什么……?”

“好啦不逗你啦,真是的这个反应。要是时女孩子的话一定会羞涩着脸说不出话来哦?”

“……不是女孩子还真是抱歉了啊。”

“嘛嘛~虽然网上说是对别人撒娇的语气,但是让Jyugo说的话肯定……”

像是想到了什么Uno的音量突然降低,Niko和Rock都露出了了然的笑意。

“也是呢……不过想要让Jyugo主动开口说还有些难哦……”

“是呢……明明是关系这么好的朋友有时候还那么客客气气的,该说是有礼貌的日本人呀。”

“或者说Jyugo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开玩笑呢~”

Uno笑眯眯地收回手,末地看似无意地指尖划过对方胸前并不明显的线条。Jyugo看起来仍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坐在原地似乎很不满他们的笑。

“没关系,慢慢来啊,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些感情的。”

“就是的呢~”

“果然是除了越狱什么都不明白的笨蛋啊。”

“偶尔也要向我们撒娇哦!这样大家都会很开心的呢!”

“喂……”

看起来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的Jyugo扭过头。

“虽然还是不太清楚你们在说什么……但是会努力试试啦……稍、稍微等我一下……?”

回应他的,是两个个大大的拥抱和从Rock手臂下看去,摘下帽子的Uno很温和的笑容。

【大概只有Elf自己认为是e15的小粉刀嗯】

想要哭泣的时候,总是不想让别人看到。

Jyugo和Uno打了声招呼便跑出门了,四处转悠了一会还是跑到了那个天台。

虽然在这里遇到了Elf留下了很不好的回忆,但是这里的夜景很容易让人平静下来。

他看着满夜无声的璀璨的星星,听着海风的呼啸声,Jyugo上半身靠在栏杆上静静看着前方深色的海浪和明亮的月白相互交织的粼粼波光。轻哼了一声像是才发现眼角的湿润一样赶快擦抹掉了,然后嘴角上扬挑起了一个柔和的弧度。

“你还不如像平时那样坏坏地笑着呢,明明身为「怪物」,现在这幅乖巧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恶心哦~”

一只手搭上了键盘,Jyugo瞳孔猛地一缩,迅速转身。

“Elf……”

“呀吼~”

翘着腿端坐在高处的Elf笑眯眯地抬起一只手,不露出锋利的尖牙和冰冷的绿眸时,就好像真的是个与他外貌一般大的,看起来有些狡黠的少年。

Jyugo沉下脸。

“你来做什么。”

闻言金发男人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啊,我说Jyugo。”他瞪大了绿色眸子抬起的手遮在嘴前。

“你的智商都被安逸的日子消磨干净了么?真可悲。”

随即他又换了个姿势,侧过的脸恰好地让Jyugo看到上扬的开裂的嘴角和骤然危险眯起的眼睛。

“你就是我啊,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哦?”

“像这样~”

Jyugo恍惚了一下,下一秒胸口穿来了被冰冷物件穿刺的痛苦。

“可是你超坏的~都不理人家…嘻嘻,捶你胸口,大·坏·蛋~”

“唔!?”

“哎呀,用错了,抱歉抱歉~”Elf站在Jyugo身侧与他面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但这并不能阻碍他欣赏Jyugo的震惊和恐惧。对方捂着不断喷射出血液的刀口缓缓跪坐下去,然后一只手发颤地抬起,上面沾满了猩红。

“玩笑开一次的效果最佳~第二次再重复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你说对吗,我的十五号样本?”

把玩着刀的Elf恶劣地笑着。他读取到Jyugo大半的恐惧并不是因为血液的流失,毕竟Jyugo知道他不会让他死,虽然他施加在对方灵魂上的痛苦对他而言都是「真实」的。

痛苦之中却想着自己的好友吗?发现我一直一直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而感到恐惧吗?

——嘻嘻,掌握了这个小心思折磨你还真是毫不费力又有趣呢。

“不过我记得——你身边的人刚刚还不是说希望你向他们撒撒娇吗~难得你回忆起了枷锁的新用途却只试了一次岂不是很浪费?要不要我帮你试试——”

“听听肋骨断裂和……”

“闭嘴!!Elf!!!”

Jyugo的一直手不知何时化为刀刃,突然向Elf砍去。预料之中的砍在了空处,再回身缓缓站起,一抬头就看到Elf坐在高处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他。

“还痛么,Jyugo哟。”

他的每一句话总能让Jyugo一阵发寒。他的胸口已经恢复正常了,没有汩汩流着血的刀口也没用染满一副的猩红,衣服也完好如初,但是就是有一丝丝痛感缠绕在胸口挥之不去。

“所以说你的小伙伴真的好麻烦呢~每次都妄图挖走我给你留下的「绝望」啊。Jyugo也是的,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接受了。真想在这里毫无愧疚地安稳过着日子开开心心地把你过去沾上的别人血迹通通遗忘吗?每次都要我出来特意提醒你一下。”

“你·就·是·我啊。就算你想要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留在这里,我也不会允许的。”

Jyugo的视线中又失去的Elf的身影,直到那人的手从他身后伸出抚上了他的脸,嘴贴着他的耳朵轻柔地说到

——你就给我乖乖呆在黑暗里,别想逃离。

〖快逃……离开这里!Jyugo!〗

〖千万不要……再回来了……〗

头突然疼痛起来,有什么定西像是在脑海中炸开。就紧闭了一会眼睛的功夫Jyugo再睁开眼环顾四周,Elf早就消失了,周围只剩下海风的呼啸和远处喜欢来的轻微的机器运作的轰鸣。

但是这里,又有什么东西变了。

胸口靠左边的,心的位置。


【115的大粉拳嗯】

“15号……你还要在那边消沉多久。”

“……”

“嘁,真是。”

真是个超麻烦的小鬼啊,饶了我吧,我珍贵的睡眠时间本来就已经少的可怜了啊。

他不是刚刚出现在这里的,事实上他来的时候正好看到Jyugo化为刀刃的手砍向空气,而后僵硬在原地。而后有个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他注意到了那个散发着浓浓恶意的家伙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将Jyugo笼罩住了。

他看到Jyugo那双虹色的眸子变得黯淡,像是重新在心的外围筑了层围墙,把自己又牢牢封闭起来。

估计那家伙又对他说了什么吧。想到这里双六一突然恼火了起来。把他的囚犯搞成这幅难看的模样,提高了他的危险系数——换个他不愿意坦诚的说法就是,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开始费心保护的少年被别人折腾了,就让他很想把那个藏在少年身体里的家伙揪出来狠狠揍一顿。

“喂,你不是说不会再被他影响了么。”

他酝酿了一下,一边开口一边走到了少年身前。高大的影子完全笼罩了Jyugo,他有些迷茫地抬起头。双六一注意到那双眸子里杂进了其他不干净的「颜色」,就像有人透过Jyugo的眼睛窥视着这个世界。

双六一轻蔑地笑了笑,

“还是说你放弃了,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被那个怪物代替吗?”

双六一清楚Jyugo从他开始接管到现在一直在成长着,虽然还是个很麻烦的小孩但也不会如此不堪。还是如猿鬼所说Elf的力量无法压制吗——

管他呢。

“你身为囚犯给我老老实实呆在监狱里就可以了,其他事情不用你管。”

“无论是那个脖子上带伤疤的男人还是你身体里面那个怪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去弄就好了。”

“可是我没办法……”

拳头轻轻敲在了Jyugo心口,双六一露出了看起来有些无奈又烦躁的表情。

“那天谁那么狂傲叫嚣着,「你就是你」,还用什么「目标是打倒Elf」的。”

“你的意志,在这里。”

“小一……”

“「朋友」可不是作为负担在你身边啊,他们的能力你应该也看到了。”

“你就是太自我了,才这么容易被他趁虚而入。”

“孤独会使人发疯的。”

“……我明白了。”

Jyugo主动对上双六一的眼,半晌嘴角上弯。

“小一果然是傻瓜啊……想教育人就直接说嘛,罗里吧嗦的像个老……痛!”

所以说就是一个嘴巴硬的糟糕小鬼,和他废话还不如去睡觉呢。拎起Jyugo双六一向前走了几步,突然有所感应地回头望了眼,然后挑衅地笑了笑。

在他是你们的样本之前,他先是我的囚犯,Elf。

嘁,少得意了。

【115后Jyugo不甘示弱的小粉拳】

“……等、等一下小一!”

“哈?你又想搞什么花招吗?”

双六一在门口把Jyugo放了下来。然后他做了一件让双六一难得露出了一瞬懵逼表情的举动。

“哼。都怪你。也不哄哄人家。人家超想哭的。大坏蛋。(棒读)”

虽然刚刚在某种程度上胜利了一次蛮开心的,但是现在——

“15号……”

“嗯?”Jyugo放下了按在双六一胸口上的手。

然后他被拳头打回了13房,好痛的。

(你会错意啦Jyugo——)

——End——

发表于2017-03-02.114热度.